新聞回放:讀者爆料稱,鐵嶺市清河區水利局副局長範永於8月15日在大連森林動物園旅游時,因園內電瓶車女駕駛員趙霞沒有拉載他,喊來妻女對趙霞進行毆打,致使趙霞閉合性腦震蕩、頸椎半脫位,至今處於半昏迷狀態。範永接受採訪時不承認打人並拒絕補償。8月30日鐵嶺市清河區紀委工作組赴連調查。
  首次報道題目:《鐵嶺清河區水利局一副局長被指涉打人事件》
  本報訊(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金澤寧)清河區水利局副局長範永涉嫌指使他人毆打大連森林動物園女員工趙霞事件又有了新進展。
  昨日,鐵嶺市清河區紀委工作小組相關人員來到大連市公安局西崗分局付家莊派出所瞭解情況。工作人員表示:“如果情況屬實,我們再根據規定,對相關人員進行嚴肅處理。”
  傷者病情:別人一碰病床就頭痛
  紀委工作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對於這個事件,鐵嶺市委、清河區委及市區兩級政府及紀委都非常重視,我們也成立了調查工作小組,於8月30日來到大連對這個事件展開調查,如果情況屬實,我們再根據規定,對相關人員進行嚴肅處理。”
  對於範永的現狀,該工作人員表示:“我們從鐵嶺來大連也有幾天了,對於他的具體情況還不甚瞭解。”
  隨後,紀委工作組相關人員來到大連醫科大學附屬二院探望傷者趙霞。母親馬女士表示:“我希望把整件事情的經過調查清楚,給我們一個交代,對打人者也應該嚴肅處理。”
  馬女士表示:“10多天過去了,趙霞的病情稍微有些緩解,但還是感覺頭暈,時不時地就會嘔吐,每天吃不下飯,早上喝點粥過會兒就得吐出來,現在只能靠打著營養點滴來維持。8月31日上午,趙霞突然說頭像炸開了一樣疼,我就趕緊用冰毛巾給她敷上,鎮一鎮,她的疼痛感就會輕一些,但是現在我們只要一不註意碰到床,她就會頭疼、頭暈。”
  馬女士現在更加擔心女兒今後的生活。馬女士說:“今天(9月1日)早上,我扶她上廁所,她一動彈就又迷糊噁心,躺下之後她的兩條胳膊不時地顫抖,大夫當時懷疑是有癲癇的癥狀。隨後,我就按摩趙霞的胳膊,按了好一陣子,她才不顫抖了,我現在就是怕孩子以後落下後遺症啊。”
  從事件發生到現在,趙霞的治療費用已經花了4萬多元,卻仍然不知她何時痊愈。
  趙霞的愛人熊先生說:“現在趙霞每天的住院費用大概得2000多元,家裡的壓力太大了。大夫說現在只能保守治療,觀察3周之後再看看下一步怎麼治,趙霞什麼時候能好,誰也說不清。”
  “神秘中間人”曾到醫院尋求和解
  記者瞭解到,8月29日10時許,一名自稱是範永朋友的男子來到醫院,與趙霞親屬尋求和解。
  馬女士表示:“那名男子大概是35歲左右,說自範永委托他來尋求跟我們和解。還說我這邊的要求,他們全都會滿足。當時我就提出了三個要求,第一範永要親自來大連當面承認打人的事情,並賠禮道歉,第二把我們現在已經拿出來的醫葯費給付清,第三要向各家媒體公開說明情況,做到這三點之後,我們再協商下一步的賠償問題。我說這三點之後,那名男子滿口答應,並將時間定在了8月31日9時30分左右。”
  馬女士說:“8月31日下午,我看他們沒人來,就給那個中間人打電話問問什麼情況,對方回覆我說,範永已經被鐵嶺方面的紀委控制起來了,電話打不通,說以後如果有什麼情況再與我聯繫。”
  昨日,記者多次撥打範永的電話,均無人接聽,尚無法核實馬女士所說的“中間人”的身份。
  範永及其妻女仍未到派出所協助調查
  記者從警方瞭解到,涉事人員範某及其親屬仍沒有到派出所協助調查。
  9月1日下午,本報接到北京某律師事務所張女士電話,她表示範永方面已經雇佣三人組成律師團。隨後,記者與張女士聯繫,尋求對範永進行採訪,但對方與範永溝通後婉拒了採訪要求,並表示要等待公安機關得出結論後,再決定是否吐露心聲。
  有線索歡迎上新浪微博@華商晨報-大連 大連新聞熱線:15941178159
  (原標題:鐵嶺清河區紀委到大連調查打人事件)
創作者介紹

燒肉

qr66qrepo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